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博

爱吉他 爱漫画 爱生活 爱世界

 
 
 

日志

 
 
 
 

记我童年的小伙伴们  

2013-12-21 22:4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在2013年十大网络流行语里面,看到有一句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好吧,看到这个词,我又想起了我童年时的小伙伴们。
记得在我的童年里,关系最亲密的,就是老刘,老张这两个,我们组成了一个黄金铁三角,每次双休日,做完了作业,跑到电话机旁边就是一串闭着眼睛也能按对的电话号码,“老刘,下楼玩吧!叫上老张!”
总也等不及她叫上老张,每次都是我早早的去老刘家敲门,然后等她磨磨唧唧的找出钥匙打开反锁的门,磨磨唧唧的换完鞋,磨磨唧唧的戴上手表,然后去对面敲门,记忆里,我们总是很有节奏感地敲出一串摇滚乐的节奏,然后听见屋里面光着脚的声音“腾腾腾”跑出来只穿上一点儿衣服的老张,我们总是一边看着他们家书柜里的书和各种各样酷酷的收藏品一边等老张穿上衣服,然后一块儿走出去,老张总是会顺手带上铁防盗门。
那时候,我们就是小区里一道奇特的风景线,手里的东西,身上的披挂,都是一样的。冬天,我们每人一顶圣诞帽;夏天,老刘手里是一个香蕉形状的风扇,我永远在出汗,老张总是在跳脚跑。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了老刘,可以说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好朋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我的床头柜里有两本相册,都是我们俩的合影,有小时候在杂草前照的相;有新楼施工时我、老刘、老张三个人在隔离板前照的相(老站还骑着他的小比鼻车);有元宵灯会照的相;还有我和老刘在老刘家的床上站着吃棒棒糖。现在我一有空就要把这两本相册拿出来,并时常庆幸我有了这样两份宝贵的友情。
跟老张认识是上了幼儿园的过一年,第一次见到了老妈口中的“妍妍”竟然是个男的,不过我们迅速结成了盟友。至此,铁三角正式组合。在我们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记得也是在幼儿园,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老妈说老刘比我大,我还傻乎乎的叫过她姐姐,现在想想真是傻气冲天;有一年的暑假,在我楼后发现了一个坑,我们整整一个暑假都在挖那个坑,挖出了好多宝贝:一只被我们提前挖出来的知了猴,一只死苍蝇,一只蛆虫,一堆子弹,一个树枝,五块石头,一个到现在也没挖得动的树根,还有一块被我们认为是宝玉的东西。现在那个坑已经种了一小从冬青,还在顽强的活着。
三年级的时候,老张养了两只兔子,一只咖啡色的,一只灰色的,我们给他起的名字“大咖”、“小灰”,总是让兔子在家里横冲直撞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我们想出了一个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给大咖小灰造个窝!
这项艰巨的工程持续了两天,第一天的下午,我们偷偷的拿来摞在楼后面的一层高高的砖头,一拿就是几十块儿,看着差不多了,我们就开始和水泥,现在想来,真是很有意思:我们在旁边的地里挖了些泥巴放到旁边的小水洼里泡一下,又搜罗了一圈,捡到一把废弃的铲子,就开始摞砖头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砖头已经落到了我们的膝盖,我们把兔子抱进去,谁知道大咖轻轻一跃跳了出去,“唉!还是不行,接着干!”一直干到暮色四合,兔子还是可以逃出来。我们只能让兔子接着在老张家过一晚。
到了第二天,又一次到了暮色四合,这一次,兔子终于跑不了了,我们给兔子的窝盖上了木板,上面留了通光孔。每次我们欣赏杰作的时候,都充满了自豪感。
我们还曾亲自动工,自己修建了一座房子——那是十分低矮的小房子,纯靠砖头搭起来,不过设备还是一应俱全,有蜡烛、有地毯、有表,当我们三个人跪坐在里面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让我们很兴奋——虽然在我们第三次进出后房子就被挤塌了——但是还是留有我们的自豪。
现在——我们都各自分道扬镳,老刘和我在不同的学校,一周只能见两次面,老张跟我在一个学校,也很少碰上,但是童年的记忆却总是存在。每次想起来,脸上都是暖暖幸福的微笑。
好吧,我承认,“我们”这个词语,真的很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